联系电话:010-53514023
2019 - 04 - 04

日前,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法院对(下称杨浦法院)“海风教育”经营者上海风创信息咨询有限公司(下称风创公司)起诉河南海风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河南海风公司)、上海亿阁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亿阁公司)侵犯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案作出一审判决,认定河南海风公司及亿阁公司侵权成立,须立即停止侵权、停止在企业名称中使用“海风”字样,赔偿风创公司经济损失55.5万元,并连续30天在网站首页显著位置刊登澄清声明、消除影响。

   

    知名品牌遭遇纠纷

   

    据了解,创立于2010年的“海风教育”在线教育平台,一站式覆盖小学、初中升高中、高中升大学各类补习需求,已累计辅导超过15万名全国各地学员,是国内在线基础教育(K12)领域知名品牌之一。

   

    20184月,在经过前期调查取证后,风创公司向杨浦法院提起诉讼称,其于2015年获准注册第14016043号“海风教育”商标,核定使用在学校(教育)、辅导(培训)等类别上,并在经营中持续使用“海风教育”这一品牌。河南海风公司2017年成立后,运营“海风升学”教育平台,提供高中课程在线教育培训等服务。风创公司认为河南海风公司在经营中突出使用“海风升学”“海风”“河南海风”“海风教育”等字样,属于商标性使用,且河南海风公司提供的服务与其“海风教育”注册商标核定使用的类别相同或类似,极易导致相关公众误认,侵犯风创公司的商标专用权。同时,河南海风公司在其企业名称中非突出使用“海风”,在商业活动中使用企业全称,构成对风创公司的不正当竞争。亿阁公司构成共同侵权。

   

    风创公司请求法院判令河南海风公司立即停止侵权,不得在企业名称中使用“海风”作为字号,不得在官方网站、服务协议书、业务资料中突出使用“海风升学”字样,二被告共同赔偿其经济损失100万元,河南海风公司在官方网站首页上端显著位置连续30日发布澄清声明,消除影响。

   

    一审认定侵权成立

   

    河南海风公司不认同风创公司的诉讼请求,其辩称未侵犯风创公司商标权。河南海风公司认为,“海风升学”是其未注册商标,与风创公司的注册商标“海风教育”在颜色、构图、排列等方面存在明显差异,不构成相同或近似,且风创公司的涉案商标未持续使用,不具有知名度,不会造成混淆和误认;风创公司的商标权属范围应限于“海风教育”,而不应该是“海风”二字;双方分属于不同的行业,经营范围也存在不同,不会误导相关公众;企业名称经合法注册并使用,应受法律保护,且其对企业名称规范使用,未在网络渠道或以其他形式突出使用,不存在攀附行为。

   

    亿阁公司认为其与河南海风公司不存在共同经营行为,不构成对风创公司涉案商标权的侵犯。

   

    杨浦法院经审理认为,原被告双方的经营领域同为教育行业,具有直接竞争关系。风创公司的注册商标“海风教育”中“海风”二字起到主要商标标识作用,河南海风公司在经营中单独或混合使用“海风升学及帆船图形”“海风升学”“河南海风”,足以使相关公众对市场服务主体产生混淆或误认,构成对风创公司“海风教育”商标权的侵犯。

   

    法院还认为,风创公司提供的证据表明,“海风教育”在全国及河南范围内都广泛地开展了业务,在社会层面具有一定的影响力和知名度;原被告双方都从事教育培训行业,风创公司“海风教育”商标中具有主要识别作用的是“海风”二字,河南海风公司以“海风”为企业字号,企业名称中完整使用“海风教育”四字,在两者受众重叠的情况下,结合原告“海风教育”品牌具有一定知名度、在河南开展业务的事实,容易导致相关公众将河南海风公司的服务误认为是由风创公司提供;由于涉案“海风教育”商标注册在先,河南海风公司企业名称注册在后,且河南海风公司主要人员在其公司设立之前已经知晓原告品牌的存在,但仍以“海风”为其企业字号,可以认定河南海风公司存在攀附风创公司的主观恶意。

   

    综上,杨浦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判决河南海风公司立即停止侵权、停止在企业名称中使用“海风”字样、赔偿风创公司经济损失55.5万元,并连续30天在网站首页显著位置刊登澄清声明、消除影响。

   

    针对判决结果,风创公司有关负责人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该判决有助于规范行业秩序,有助于增强企业打造品牌的信心。

   

    河南海风公司则没有接受采访。

   

    “随着信息技术的不断发展,在线教育是未来具有光明前景的行业。但是,企业在给受众提供学习课程的同时,也别忘了自身要上好知识产权课。” 北京集佳律师事务所律师刘文彬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2019 - 04 - 03

屡屡凭借潮流营销引发行业讨论的“网红”白酒品牌江小白,这次再度成为焦点却是因为商标争议。330日,北京商报记者获悉,江小白与重庆江津酒厂(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津酒厂”)之间的商标官司,江小白被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驳回了商标诉讼请求。这一判决书也让部分行业声音认为,江小白公司将无法拥有“江小白”商标专用权。不过,江小白方面随后发布声明称,除江小白自己以外,无任何酒企持有“江小白”商标。一时间,围绕“江小白”商标“李鬼门”正拉开大幕。

 

   围绕“江小白”商标,江小白与江津酒厂之间已经进行过多轮角力。从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在20181225日发布的行政判决书中可以看到,江津酒厂与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选委员会因商标权无效宣告行政纠纷一案,不服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的判决,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在此次上诉中,江津酒厂认为,江小白公司以欺骗或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诉争商标,要求宣告诉争商标无效。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判决书显示,基于双方提供的证据,法院认为,江津酒厂的部分主张成立,对于商标评选委员会以及江津酒厂的上诉请求予以支持,而江小白的诉讼请求则被驳回。

 

   事实上,此次判决之前,江津酒厂与江小白之间的诉讼曾在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展开。在这次诉讼中,江津酒厂认为,作为多款商标申请人的江小白,原为江津酒厂的经销代理商。并且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选委员会在相关商标无效宣告案中已认定,江小白作为江津酒厂的经销商,申请注册争议商标恶意明显,已撤销相应的商标。但江小白方面则认为企业自身程序合法,请求驳回江津酒厂的相关诉求。随后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也以江津酒厂的诉讼理由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为由进行驳回。

 

   双方争议的焦点,在于涉及争议的商标注册申请日之前,由于江小白为江津酒厂的经销商,两者存在一定的合作关系,同时江小白的法人陶石泉曾与江津酒厂有关于商标设计稿的邮件往来。但与此同时,江津酒厂方面却未提交有关其享有著作权的证据,无法认定著作权。双方各执一词,诉讼战线也拉长至今。

 

   这一争端的关键,就在于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所支持的主张中的“部分”字样。而在公开信息中,随着事件的发酵,“部分”逐步演变成对于江小白未来已不再能使用“江小白”商标的探讨。

 

   对此,江小白副总裁刘鹏在330日晚间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网上传播的这一消息失实,涉及争端的并不是江小白涉及的全部商标。随后,江小白创始人陶石泉在其朋友圈发布官方声明,称目前江小白公司在中国已经注册百余件“江小白”商标,并且依法可以使用,产品也能够正常销售。暂时无效的商标仅仅是名下注册的第10325554号商标。

 

   酒业营销专家蔡学飞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江小白事件,从法理上看很简单,即江小白在品牌保护层面有缺失,但是不会实质影响企业的品牌形象与销售。从短期情况来看,或许会存在品牌混淆视听的情况。但长期看,因为江小白的消费者品牌偏好明显,也会有辨别能力,所以不会带来实质性的伤害。不过,融泽咨询酒类营销专家刘晓威也提醒,对商标来说,重要的不是“江小白”拥有多少个品类、多少个“江小白”的注册商标,关键是他人具有合法使用“江小白”的可能性。尽管可能性较小,但从实际情况来看,品牌保护的大门已经被推开。在这种情况下,江小白团队如何做好“江小白”品牌运营、如何构建品牌保护的护城河、如何不断巩固与完善品牌的知识产权体系,将极大考验企业团队的品牌运营智慧。

 


2019 - 04 - 02

朋友圈里销售奢侈品、每件成本200元左右、真品包袋被拆解研制后再按同比例同原料进行加工仿制……今日,记者获悉,上海警方破获一起特大假冒注册商标案,一举捣毁以吴某为首的制假售假犯罪团伙,先后在上海、广东、江苏等地抓获32名犯罪嫌疑人,在外省市查获制假生产线2条、制假设备18台,缴获仿冒知名品牌包袋、服饰、鞋子、配件等4000余件,涉案金额1亿余元。

 

   201811月,青浦公安分局在工作中发现,有人通过微信朋友圈对外销售假冒的知名品牌箱包、服饰等商品,即成立专案组开展侦查。

 

   经查,该微信账号实际使用者系居住在上海的安某与其妻子郦某,二人在微信、淘宝平台涉嫌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为进一步打击源头,专案组通过对安某夫妻二人相关信息的分析研判,发现其与位于广东省东莞市的吴某有大量网上转账交易和快递寄送记录。随后,通过对吴某相关情况的深度侦查,专案组发现吴某与广东中山、江苏南通及上海等地的多个下家有大量资金和快递往来,一个以吴某为首藏匿于东莞市的制、售假团伙逐步浮出水面。

 

   20191月初,专案组分别赶赴广东东莞、中山等地开展侦查,逐步查明了以吴某为首的制、售假团伙内部结构及成员情况,对制假、售假及各销售网点等30余名涉案人员的居住地、活动规律,以及位于广东东莞市的制假厂房、仓库的确切位置逐一查实,为抓捕收网做好准备。

 

   2019110日,青浦公安分局在上海市公安局经侦总队的指导下,组织警力分赴广东东莞、中山,江苏南通等地同步开展收网抓捕行动。在次日的收网行动中,专案组在当地警方的协助下,成功抓获包括主要犯罪嫌疑人吴某在内的制假售假犯罪团伙成员32人,查获制假生产线2条、制假设备18台,缴获仿冒知名品牌包袋、服饰、鞋子、配件等4000余件。

 

   经查,犯罪嫌疑人吴某等人为牟取非法利益,在广东违法开设工厂,主要生产假冒知名品牌的包袋、服饰、鞋子、配件等商品,每件成本200元左右。该犯罪团伙通过购买真品包袋后进行拆解研制,再按同比例、同原料进行加工仿制,然后通过淘宝、微店等电商平台将仿冒品销往全国各地。经初步统计,该犯罪团伙累计生产、销售各类假冒奢侈品牌商品10万余件,涉案金额1亿余元。

 

   目前,吴某等8名犯罪嫌疑人因涉嫌假冒注册商标罪、郦某4名犯罪嫌疑人因涉嫌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已被青浦检察院依法批准逮捕,其余20名犯罪嫌疑人已被依法取保候审,案件在进一步侦查中。

 

   上海警方表示,公安机关将持续严厉打击各类侵犯知识产权和制售假冒伪劣商品违法犯罪行为,也提醒广大市民切勿购买假冒商品,网上购买商品时要通过正规渠道,切勿相信远低于市场价格的商品,以防被骗。

 

 


2019 - 04 - 01

 统一有一款“阿萨姆”奶茶,口味偏甜,女孩子们比较喜欢。但是,有一件第10733417号“阿萨姆”商标,却不是统一所有。

   

    10733417号“阿萨姆”商标是长沙阿萨姆于201246日申请的,2016928日被核准使用在第29类,牛奶制品,奶粉,酸奶,蛋白质牛奶等商品上。

   

    这件商标的出现,对于统一来讲当然不算是件令人高兴的事。所以,统一理所应当地对其提出了无效宣告请求。

   

    只不过可惜,统一失败了!

   

    虽然统一诉称,诉争商标核定使用的“牛奶制品;酸奶”等商品与引证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在功能、用途、主要原料、生产部门、销售渠道、销售场所、消费对象等方面相同或相似,为类似商品。长沙阿萨姆申请注册诉争商标,明显具有恶意,以试图获取不正当利益。

   

    但是,商评委裁定认定,诉争商标核定使用的牛奶制品等全部商品与引证商标一至三核定使用的咖啡、啤酒、冰茶等商品不属于类似商品。凭在案证据尚不足以证明原告“阿萨姆”商标在奶茶商品上已为相关公众所熟知,并未构成《商标法》第十三条规定所指情形。

   

    综上,诉争商标予以维持。

   

    很多企业遇到这种情况,可能就直接选择退缩,认倒霉了。毕竟,每次上诉都需要耗费一定的时间和精力。

   

    但是,商标对于企业的价值可不仅仅是一个名字而已,更是一个企业在产品布局,发展布局的整体规划当中的重要组成部分,缺一不可。一件商标的错失,可能就意味着巨大的损失,并且影响深远。

   

    好在,统一企业选择在规定时间内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上诉,并且得到了法院的支持。

   

    我们先一起来看一下统一在此案中提出的三件引证商标

   

    引证商标一是第3232158号商标,是统一于200274日申请的,被核准使用在第32类,茶饮料(水),咖啡,咖啡饮料等商品上,专用权期限至2024120日。

   

    引证商标二是第3232162号商标,是统一于200274日申请的,被核准使用在第32类,乳酸饮料(果制品;非奶),奶茶(非奶为主)等商品上,专用权期限至202416日。

   

    最后一件引证商标三是第8820632号商标,是统一于2010118日申请的,被核准使用在第30类,冰茶,茶叶,茶叶代用品,茶饮料等商品上,专用权期限至20211120日。

   

    把三件引证商标与长沙阿萨姆的第10733417号“阿萨姆”商标放在一起来看,在文字构成、呼叫、读音等方面完全相同,视觉效果几乎无差别,其实已构成相同商标。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为,诉争商标核定使用的 “牛奶制品、奶粉、酸奶”等商品与引证商标一至三核定使用的“冰淇淋、奶茶(非奶为主)”等商品在功能、用途、生产部门、销售渠道、销售场所、消费对象等方面较为接近或存在一定关联。并且,根据统一提交的统计报告表明,在诉争商标申请日之前引证商标一至三经使用已具有一定知名度。

   

    综合考虑以上因素,若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一至三并存于核定商品上易使相关公众认为商品具有相同的来源或者其来源之间具有密切的联系,从而对商品的来源产生混淆误认,违反了商标法第三十条的规定。

   

    北京知识产权院判决:撤销商评委关于第10733417号“阿萨姆”商标无效宣告请求裁定,并要求其重新作出裁定。

 

 

 

 

 

 

 

       

 


2019 - 03 - 29

  “黄飞鸿”被注册成为一家医疗器械的公司商标后,“中国铁路之父”詹天佑或也将化身成为一茶叶公司的标识。昨日,市工商局公布了《2015年第二季度佛山地区商标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报告显示地区累计有效注册商标同比增长22.85%。在公共资源商标抢注方面,佛山“李小龙”、“叶问”等武林高手又被个人或企业抢注商标, 这一次“詹天佑”也未能幸免。

 

    很少初创企业申请注册商标

 

    报告显示,截至630日,佛山地区累计有效注册商标146812件,比上年同期增加有效注册商标27306件,增长22.85%。其中,以企业作为申请主体注册商标的比例保持在八成以上。其中,2014年新申请商标中的注册人为首次申请占比超过五成,反映佛山企业创品牌意识在不断增强。

 

    初创公司大量涌现,但申请注册商标的很少,可见初创企业商标的保护意识、前瞻意识还有待进一步加强。报告称,成立当年就申请注册商标的初创企业中,大部分企业首次仅只申请一件商标,从企业发展角度来看,保护范围十分有限。

 

    著名商标频被“傍”

 

    市工商局通过监测著名商标时发现,一些本地商标如“美的”、“骆驼牌”等,均存在被“傍名牌”的隐患。

 

    “骆驼牌”商标在20144月被认定为广东省著名商标。然而近日,北京骆驼鞋业有限公司也以“骆驼”注册成其商标,主要用于经营布、棉织品等。

 

    另外,佛山本土品牌“美的MIDEA”商标大众耳熟能详。然而近日,也有个人申请注册了“美的家meidejia”用于经营电压力锅(高压锅)等产品。

 

    市工商局表示,该局已向相关企业发出预警通知书,并建议相关企业采取相关措施,提升企业商标保护水平。

 

    “詹天佑”成茶叶商标

 

    除了知名商标被抢注外,武林高手、名人景点、公共资源等被抢注为商标的现象屡见不鲜。

 

    “黄飞鸿”无疑是“最忙”的一个。此前,就有人将“黄飞鸿”申请注册为衣服、鞋帽商标,甚至是鸡尾酒、鱼子酱等的商标。而根据市工商局近日通过商标预警系统监测发现,最近有人欲将“黄飞鸿”申请注册为一家提供护理器械、外科仪器和器械等商品或服务的公司商标。无独有偶,“叶问”被个人申请为家具、非金属箱等的商标。

 

    被誉为“中国铁路之父”的詹天佑也没能逃过被抢注的命运。目前,“詹天佑”被一家茶叶公司申请注册,而该公司提供咖啡、茶及茶饮料等商品和服务,该商标的异议期截至昨日。

 

    启动监测预警服务防抢注

 

    佛山制造业企业名气大,这些企业商标也纷纷成为被“傍”的对象。对此,市工商局表示目前已经启动装备制造业商标抢注监测预警服务,运用佛山地区商标统计分析与预警保护软件系统,对初审公告期的商标可能与本市的装备制造业商标构成在类似或非类似商品上的抢注行为进行监测。

 

    根据公布的近期监测结果,佛山多家制造企业有被“傍”的风险。例如,“中照光电”商标被中照东方(北京)科技有限公司申请注册相似的“中照”。另外,佛山一老牌生产电压力锅的公司“富士宝”商标也被上海一商贸有限公司申请注册了风格相似的“富士贝”。

 

 


2019 - 03 - 28

很多商家和消费者最怕碰到“傍名牌”商标侵权行为,对正规商家来说,名誉和利益会受到严重侵害,对消费者权益也会造成侵犯。

很多商家和消费者最怕碰到“傍名牌”商标侵权行为,对正规商家来说,名誉和利益会受到严重侵害,对消费者权益也会造成侵犯。在315国际消费者权益日到来前,南宁市市场监管局公布了一起商标侵权案,并开出了广西最大商标侵权罚单,罚款764万元。

 

2017年8月,中国南玻集团南宁办事处的工程师在市场巡查时发现,五象新区的一楼盘正在建设的一个项目,使用了打了南玻商标的工程幕墙玻璃,可是这玻璃却与自家生产的不一样。

中国南玻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助理总裁 杨昕宇

并不是我们的产品

也并不是我们所供应的

但是打了南玻的商标

因此我们整理了有关情况之后

就向工商管理部门进行了举报

 

涉嫌侵权的产品数量非常多,数额巨大,接到投诉举报后,南宁市市场监管局立即组织专案人员展开调查。

南宁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经济检查支队四大队长大队长 田炜

我们专案人员也是

数十次进入涉案工地

徒步上下30几层楼

逐层对已经安装好的

涉案玻璃进行清点 拍照 取证

也是先后多次前往钦州

调查商品的来源

 

专案组人员不敢有一丝懈怠,多次与市检察院、市公安局讨论,历经7个月的时间,最终查清这批玻璃确实为冒牌货,由浙江一家公司生产。

南宁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经济检查支队四大队长大队长 田炜

这是一种混合销售的方式

因为他既是商品的销售方

他在工程中又是一个承包方

就是进行施工的

所以他是包工包料的

一个混合销售方式

该违法行为构成了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

57条所指的

销售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商品的违法行为

 

经查,涉案的侵权工程玻璃多达21439.37平方米,案值高达382万多元,依据法律,南宁市市场监管局对该公司处以两倍金额,人民币764万元的罚款,为近年来广西查办的罚没金额最高的商标侵权类案件。

 


145页次11/25首页上一页...  6789101112131415...下一页尾页
注册商标 专业顾问帮您找
咨询电话: 13693026138

联系我们
电话:   010-53514023       13693026138
邮箱:1229008322@qq.com
地址: 北京市西城区茶马北街世纪茶贸中心1号院1号楼8层1单元0933
关注微信  了解更多
Copyright ©20018 - 2019 绿狮通国际知识产权代理北京有限公司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825号

X
1

QQ设置

3

SKYPE 设置

4

阿里旺旺设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5

电话号码管理

  • 13693026138
  • 18518160480
6

二维码管理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