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电话:010-53514023
2018 - 12 - 17

124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第二批人民法院充分发挥审判职能作用保护产权和企业家合法权益典型案例。在这6件典型案例中,“北京某源公司与某某汇源公司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是唯一一件知识产权案件,具有重要参考价值。

 

 

 

商标侵权,不仅要罚,还要重罚

 

本案一审法院酌定判决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300万元,二审综合考虑到被告恶意明显等情节将赔偿额提高至1000万元,这充分显示了最高法院着力保护知识产权权利人合法权益,严厉打击恶意侵权,坚决维护市场经济诚实信用原则的决心和信心。

 

 

汇源集团在32类果汁等商品上均注册有“汇源”商标,菏泽汇源公司未经许可,在水果罐头、冰糖山药罐头和八宝粥等类似商品包装上使用了近似标识,容易使消费者混淆误认,构成侵害商标权。另外,菏泽汇源使用与汇源集团相同字号企业名称,具有攀附他人商誉的主观意愿,构成了不正当竞争。

 

 

司法实践中,因为种种客观原因导致知识产权案件总体赔偿额不高,这对于权利人行使权利的积极性有一定影响。为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2013年修改后的《商标法》对于侵权人应当承担怎样的经济赔偿有了更为细致的规定,这些规定显而易见更加有利于知识产权权利人合法利益保护。

 

 

最高法院作为司法裁判的最高机构,率先垂范,通过个案审理,发出知识产权保护最强音,这对于推动全国各地各级人民法院严格依法给予知识产权最优保护,起到了非常好的示范作用。

 

大幅提高侵犯专利赔偿和罚款额

 

实际上,近期我们越来越多听到“惩罚性赔偿制度”、“加大对侵犯知识产权的打击力度”等声音。就在不久前,国家发展改革委、人民银行等38个部委联合签署了《关于对知识产权(专利)领域严重失信主体开展联合惩戒的合作备忘录》。备忘录对知识产权领域的重复专利侵权行为、不依法执行行为等列为严重失信行为,多部门实施联合惩戒,具体包括限制各种资金支持,限制参与政府采购活动,失信情况记入金融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及互联网征信系统等。

 

 

125日,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专利法修正案(草案),提高故意侵犯专利的赔偿和罚款额。草案着眼加大对侵犯知识产权的打击力度,借鉴国际做法,大幅提高故意侵犯、假冒专利的赔偿和罚款额,显著增加侵权成本,震慑违法行为。会议决定将草案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

 

 

从法院判决和立法动作看,整个社会大环境对企业经营中的知识产权合规性要求越来越高,违法成果不断提高。难怪有网友表示,以前我们说企业没有知识产权等同裸奔;现在可以说,企业没有自主知识产权等同自杀。

 

 


2018 - 12 - 14

澳洲都市报澳璞财经12月11日讯 在阿里、京东、滴滴、携程等中国品牌纷纷进驻澳大利亚之际,另一互联网巨头美团或将因未能保护自身商标而被澳洲市场拒之门外。

 

澳大利亚知识产权局官网(IP Australia)显示,“美团”商标已于近期被某本土华人公司抢注,名为“澳洲美团”(AUSGROUPON)的中文团购网站也已上线运营。不仅如此,MEITUAN”、“MEITUAN AUSTRALIA”的商号(Business Name)也被澳洲最大的华人送餐公司EASI抢注。

 

“美团"商标在澳大利亚遭遇抢注

澳大利亚知识产权局官网上,“美团”商标注册类型为“产品及服务”的第43类别,包含餐厅预订、住宿预订等18个大项,注册人为KWG TAX & ACCOUNTING PTY LTD

“澳洲美团”官网首页公示称,其隶属于AUSGROUPON IMEDIA PTY LTD,记者通过查询澳大利亚企业注册官网得知,该公司成立于201888日,注册地为墨尔本。记者随后联系该公司负责人小冰女士时,她确认了AUSGROUPON是澳洲“美团”商标的实际持有人,与中国美团无关。小冰称:“我们是通过正规的会计师事务所提交至商标局注册的。

《澳洲都市报》两次就美团在澳的商标保护问题向美团公关部发邮件询问,但始终未收到回复,美团北京总部的电话也无人接听。随后记者请一位美团员工转达给美团国际传播组同事,但截至发稿,美团方面未有回复。

与中国商标的“先申请制”不同,澳大利亚的商标系统是“在先使用制”,意味着在澳大利亚最先使用商标的人将拥有商标的使用权。

 

美国连锁快餐品牌汉堡王(Burger King)在澳大利亚不得不改名为“Hungry Jack's”便是一个典型案例。

1971年,当Burger King打算以特许经营的方式进入澳大利亚时,发现该商标已被南澳阿德莱德一家外卖商店注册。其澳洲特许经营者杰克·考因(Jack Cowin)最终只能从Burger King持有的其它商标中选择了Hungry Jack”这一名称,并改为“Hungry Jacks”后在澳大利亚注册和使用。

澳大利亚Baxter IP专利和商标代理机构张旗博士在接受《澳洲都市报》采访时表示,尽管中国企业在国内已经注册过商标,但是大多数情况下这些商标并不能自动在澳大利亚获得保护。因此,正在制定国际化战略的中国企业应该尽早在澳申请注册商标,以防别人先使用或者注册该商标,从而对在澳大利亚注册和保护该商标造成困难。

《澳洲都市报》记者通过查询澳大利亚知识产权局官网发现,中国知名互联网企业中,阿里巴巴、百度、腾讯、京东、携程、支付宝、小米、滴滴等均在澳大利亚注册了商标,甚至于“马云”、“Jack Ma”、“刘强东”等名称也在澳大利亚商标保护之列。

相比之下,美团的国际化之路尚未迈开脚步,已经遇到了障碍,在国际商标保护方面,美团显然做得并不够。

张旗博士指出,当前“美团”在澳大利亚商标仍属于公示期,中国美团完全可以提出异议。如果该商标被成功注册,则需要通过法院诉讼解决,会付出更多的代价。

美团由中国青年企业家王兴于2010年1月建立。2018920日,美团与大众点评网合并后,“美团点评”(股票代码:3690.HK)在港交所挂牌上市。美团官网显示,旗下仍拥有美团、美团外卖、美团跑腿、美团打车等美团产品。

 

 

 

 

 


2018 - 12 - 18

“老干妈”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是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发布的2017年中国法院50件典型知识产权案例之一,这个案子在明确驰名商标被淡化的侵权行为的裁判规则方面,为后来人选择正确行为模式提供了指引!本文作者作为此案的承办法官,对此案案情及涉及的商标法相关法理进行了深入分析,一起来看看。

案情简介

原告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有限责任公司(简称贵阳老干妈公司)拥有“老干妈”文字注册商标,且“老干妈”已经为国内外广大消费者所知悉。被告贵州永红食品有限公司(简称贵州永红公司)制造、销售的牛肉棒产品包装的正面上部标有其自有的“牛头牌及图”商标,中部则印有“老干妈味”字样。

 

贵州老干妈公司认为贵州永红公司未经其同意,擅自在涉案产品上使用涉案商标“老干妈”,北京欧尚超市有限公司(简称北京欧尚公司)销售使用涉案商标“老干妈”的涉案产品,属于恶意侵犯驰名商标专用权的行为。故诉至法院,请求判令被告立即停止侵犯贵阳老干妈公司驰名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并赔偿经济损失300万元。

被告贵州永红公司则辩称涉案产品包装突出使用了自己的注册商标“牛头牌及图”,而“老干妈味”字体偏小,消费者不会对商品的来源产生混淆与误认。牛肉棒除了“老干妈味”,还有“原味”、“麻辣”、“黑胡椒”,“;老干妈味”是对产品配料品牌的真实、合理描述和使用。因此,其生产、销售涉案产品的行为不属于商标使用行为,更谈不上商标侵权。

调查与处理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于2016年822日作出(2015)京知民初字第1944号民事判决:

一、贵州永红公司立即停止在其生产、销售的牛肉棒商品上使用“老干妈味”字样,北京欧尚公司停止销售上述印有“老干妈味”字样的牛肉棒;

二、贵州永红公司赔偿贵阳老干妈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支出共计四十二万六千五百元;

三、驳回贵阳老干妈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宣判后,贵州永红公司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于2017年424日以同样的事实作出(2017)京民终28号民事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律分析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定“老干妈”商标为驰名商标,可以享有跨类保护,因此原告有权制约他人在牛肉棒类产品上使用其商标的行为,但判断是否成立商标侵权的前提是需被告客观上存在商标使用行为。

那么,相对于普通商标,驰名商标侵权认定中的特殊性又是什么呢?

一、驰名商标专用权于禁用权边界的特殊性

我国《商标法》规定了商标权人积极使用商标的权利和排除他人侵犯商标权的权利,及商标权人的专用权和禁用权,赋予权利人禁用权意在于维护其专用权,而权利人所享有的专用权与禁用权均体现了对商标功能的维护与发挥。

二、商标使用分为“识别性商标使用”和“广告性商标使用”

涉案产品突出使用了被告自己的注册商标“牛头牌及图”,而“老干妈味”字样则位于中部,字体偏小,“牛头牌及图”在消费者中享有较高知名度。因此,可以认定消费者施加一般注意力即可分辨出,不会对涉案产品的来源产生混淆和误认。

三、“描述性使用”并不是与“商标使用”并列的一个概念,而是作为“商标使用”中的一种合理使用情形。

并不是任何对商标的使用行为都构成侵害商标权,商标合理使用就是对商标专用权的一种限制。商标法上的合理使用主要包括两种情形:描述性使用与指示性使用。

具体到本案,涉案产品上虽然印有的是“老干妈味”字样,涉案产品也确实添加了“老干妈”牌豆豉,但不同于“原味”、“麻辣”、“黑胡椒味”等口味,“老干妈”在现实生活中并非任何一种口味,也不是任何一种原料,而是原告所拥有的驰名商标。

基于以上分析,为了避免涉案驰名商标“老干妈”最后淡化为一种通用的口味描述性词汇,有必要在本案中对该驰名商标作出反淡化保护,根据《商标法》第十三条、《驰名商标司法解释》第九条第二款规定,被告贵州永红公司的生产、销售行为,侵犯了原告贵阳老干妈公司所拥有的涉案商标专用权和禁用权。

 


2018 - 12 - 20


想傍名牌的商家还有前文提到的所谓“苹果专修店”以及仿冒宝马、奔驰的汽车配件。截至目前,北京市工商局今年以来共查处涉及苹果、奔驰、宝马、壳牌等侵犯涉外商标专用权案件237件。

此外,市工商局不断加大对侵犯奥林匹克标志专有权违法行为的打击力度,有效保护奥林匹克标志专有权,保障2022年北京冬奥会顺利召开。2016年以来,共办结侵犯奥林匹克标志专有权案件17件,罚没款553万余元。

联合天津市场监管部门对京津冀地区的“壳牌”润滑油违法销售窝点进行了联合查处,查扣侵权润滑油640桶,罚款5万元,并对当事人的无照经营行为依法取缔。

2018年,北京市工商局开展了打击商标侵权“溯源”专项行动,进一步加大对侵犯商标知识产权和制售假冒伪劣商品行为的打击力度。截至目前,共办结案件2334件,罚没款1.02亿余元,移送司法机关22件,捣毁制假售假窝点11个。

不仅是只关心销售环节,北京工商部门在执法过程中,覆盖生产窝点、流通渠道、仓储地点、销售场所和涉案人员。形成从商标印制到商品生产、再到流通仓储的全流程、立体式商标执法保护的工作模式。

本市有效商标注册145万余件

今年以来,北京市工商局继续落实《关于深入实施首都商标品牌战略的若干意见》,加强商标品牌建设的指导和服务,强化商标监管和执法保护,在朝阳、石景山、昌平、怀柔、丰台、大兴、通州区设立了商标受理窗口,接待咨询22160人次,受理登记6273件,颁发商标注册证书526件,惠及本市和周边地区企业。同时在朝阳、海淀、东城、丰台、西城等10个区建立了37个商标品牌指导站,将商标监管与指导服务关口前移,使商标品牌战略落到实处,更好地为服务广大企业、活跃地方品牌经济提供助力。

截至目前,本市有效商标注册总量达145万余件,全国排名第三,平均每万户市场主体有效注册商标拥有量为6600余件,商标聚集度居全国首位。中国驰名商标233件,居直辖市首位,马德里商标国际注册1663件, 全国排名第六,直辖市第一。

市工商局于今年5月向社会发布了《2017年度北京市商标发展报告》,通过梳理和分析本市商标数据,全面反映本市商标发展状况的,展现实施商标品牌战略的重要意义,引导广大企业在经济活动中积极培育、使用和发展自主商标品牌,提高防范侵权风险和依法维权的能力,为政府职能部门、企业和消费者提供决策依据和专业参考。

今后,北京市工商局将按照全国和北京市“双打”工作部署,严厉打击与人民群众利益密切相关的侵权假冒违法行为。加大对互联网侵权违法行为的打击力度,积极推动京津冀跨区域执法协作,严厉查处侵犯奥林匹克标志专有权的违法行为,助力2022北京冬奥会,服务首都经济社会持续发展。

十大案例

1.查处侵犯“Tiger”注册商标专用权案

涉事的北京宏源利得商贸有限公司被处以没收侵权鞋6687双,并处以没收侵权鞋6687双,罚款5587万余元的行政处罚。

 

2.查处侵犯“苹果”服务商标专用权案

涉事的北京直信立兴电子科技有限公司被处以罚款907万余元的行政处罚。

 

3.查处侵犯“S”(斯凯杰)注册商标专用权案

涉事的北京世纪世华商贸有限责任公司被处以没收侵权鞋1845双,罚款205万余元的行政处罚。

 

4.查处仿冒“菲尔斯”铝板反不正当竞争案

涉事的河南赛奥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被处以没收违法商品3108件,并罚款72万元的行政处罚。

 

5.查处侵犯“BMW”注册商标专用权案

涉事的北京宝辰尊雅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被处以没收侵权商品118件,并罚款25万元的行政处罚。

 

6.查处侵犯“2018 WORLD CUP”注册商标专用权案

涉事的北京花生游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被处以罚款10万元的行政处罚。

 

7.查处侵犯“JOMOO”注册商标专用权案

涉事的北京乐雅洁建材经营部被处以没收侵权商品274件,并作出罚款10万元的行政处罚。

 

8.京津冀联合查处“壳牌”润滑油商标侵权案

涉事人李某自2018年3月19日开始,在京津冀地区销售假冒“壳牌”润滑油。其被处以没收侵权润滑油640桶,并作出罚款5万余元的行政处罚。

 

9.查处侵犯奥林匹克标志专用权案

五彩点点(北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被处以罚款1万元的行政处罚。

 

10.查处侵犯“茅台” 、“五粮液”等注册商标专用权案

北京市工商局海淀分局与公安部门联合行动,捣毁了海淀区田村一个制售假冒白酒窝点。执法人员现场查扣假冒白酒的半成品、成品及商标标识、外包装等物品,共计4150件,案值金额153万元。涉及“茅台”、 “五粮液”、“国窖”、“剑南春”等知名白酒品牌。由于侵权商品涉案金额巨大,嫌疑人李某某、宋某某、陈某涉嫌构成刑事犯罪,北京市工商局海淀分局将此案移交公安机关依法处理。

 


2018 - 12 - 19

12月5日,有着163年历史的“周钦公流亭猪蹄”惹上了官司。该商标持有方——青岛鑫复盛餐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鑫复盛”)被青岛波尼亚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波尼亚”)以“侵害商标权纠纷”告上了法庭。波尼亚要求鑫复盛停止使用“流亭猪蹄”商标,并赔偿经济损失100万元。

  12月5日,波尼亚诉鑫复盛“侵害商标权纠纷”一案在北京第一次开庭。同时被列为被告的还包括北京京东叁佰陆拾度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波尼亚在诉状中称,两被告未经原告许可共同实施了侵犯涉案商标权的行为,在京东商城网站周钦公旗舰店销售酱猪蹄、卤猪脚熟食,使用“流亭猪蹄”字样的标识;所销售的酱猪蹄、卤猪脚等熟食的外包装正面以及礼盒外包装正面、网店显著位置、产品说明介绍内容等突出使用“流亭猪蹄”标识,与波尼亚于2016年提出申请并于2017年获得注册的“流亭猪蹄”商标标识相同。

百年老字号成被告,“流亭猪蹄”商标今后不能随便用了?

  波尼亚认为两被告的行为构成了商标侵权,并挤占了原告“流亭猪蹄”产品的市场份额,误导了消费者,造成了原告公司的重大经济损失。波尼亚请求法院判令被告停止销售涉案商标标识的侵权产品、销毁带有涉案商标标识的产品库存、赔偿原告经济损失100万元等等。

  公开资料显示,波尼亚成立于1990年,是中国肉类50强企业,旗下拥有青岛流亭猪蹄食品有限公司等7个子公司,年加工低温肉制品近2万吨,销售网络覆盖山东,辐射华东、华北等国内大中城市。波尼亚生产的流亭猪蹄荣获中国非遗美食(巴黎)国际邀请赛宴会选用指定产品。2017年,“流亭猪蹄”获得商标注册

  鑫复盛流亭猪蹄创始于清咸丰年间(1855年),创始人周方绪先生用猪头、猪蹄、内脏等进行烹煮酱炸,研制创造了周氏流亭猪蹄制作工艺,至今已有163年历史。1985年,流亭秘制猪蹄制作技艺第四代传人周钦公在原小白干路(现重庆北路)设立复盛饭店,并革新制作技艺,重振周氏猪蹄这一传统名吃,使周氏猪蹄重现市民餐桌。目前,鑫复盛、复盛和新盛永品牌都来自于周氏家族以及第四代周氏流亭猪蹄制作技艺传承人周钦公的后人。截至目前,周钦公流亭猪蹄年销售量达到200万只,并获得“青岛特色小吃”“山东金牌旅游小吃”“中华名小吃”称号。周氏流亭猪蹄制作技艺于2016年被列为山东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2017年,“周钦公流亭”猪蹄获得商标注册 

  近年来,王致和、王老吉、稻香村、庆丰包子铺等老字号企业频频因为商标纠纷打上官司,不仅消耗了大量人力物力和财力,并影响到老字号品牌形象。就老品牌保护问题,大众网记者采访了青岛市老字号企业协会常务副秘书长于康宁。

  于康宁介绍,目前获得山东省老字号的企业共有228家,其中青岛18家。鑫复盛“周钦公流亭猪蹄”于2017年被评为山东省老字号。

  于康宁认为,鑫复盛能获评山东省老字号,一个前提条件就是他们在2017年拥有了“周钦公流亭”的注册商标;而波尼亚也于同一年注册成功“流亭猪蹄”商标,这两个商标都受法律保护。此次两家企业因为“流亭猪蹄”商标纠纷而对薄公堂,“周钦公流亭”商标是否侵权,还需要搜集证据,依法解决。

  “商标注册者,特别是老字号企业因为历史传承和品牌优势而获得了不少市场优势,但是也是因为上述原因,不少企业一直以来缺乏对自身品牌的保护,”于康宁建议,老字号企业要善于通过法律手段保护自身品牌,防止商标被抢注的现象发生

  一位当地周姓市民说,他自小就常吃“流亭猪蹄”,而鑫复盛家的猪蹄在当地声誉最好,也是逢年过节必送的礼品。身边的人都认他们家的东西。

  随后,大众网记者在香港中路一家超市看到,这里的猪蹄品牌厂家包括波尼亚“流亭猪蹄”、厨王酱猪蹄、“周钦公流亭”等等,正在买东西的消费者对波尼亚与鑫复盛之间的商标纠纷并不关心,他们认为厂家打官司不要紧,只要不影响吃流亭猪蹄就行!

 


注册商标 专业顾问帮您找
咨询电话: 13693026138

联系我们
电话:   010-53514023       13693026138
邮箱:1229008322@qq.com
地址: 北京市西城区茶马北街世纪茶贸中心1号院1号楼8层1单元0933
关注微信  了解更多
Copyright ©20018 - 2019 绿狮通国际知识产权代理北京有限公司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825号

X
1

QQ设置

3

SKYPE 设置

4

阿里旺旺设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5

电话号码管理

  • 13693026138
  • 18518160480
6

二维码管理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展开